元非衣。

无题

听说产粮有SSR。
我这么非,什么都信。
晴明半妖设,博雅情商低。
有跳狐(跳跳哥哥×妖狐)和地府骨科
文风经常突变,还容易ooc。
还小学生文笔。

一.
晴明一直觉得,博雅的情商实在太低。
不管多明显的暗示,博雅也只当晴明是在调侃他罢了。
这么一来二去,连晴明当宝贝一样供起来的草粑粑都知道了。
接下来几天之内,上到傀儡师下到纸片人,都知道晴明这点小心思了。
为什么不是上到茨木?因为晴明他召唤不出来啊。
晴明觉得,狐生灰暗。
二.
脸狐嘲讽他:“勾搭男人都勾搭不到,怪不得你抽不到SSR。”
晴明冷着脸一把抓过脸狐的尾巴扯着他要扔进给萤草升星的法阵中。
然后被跳跳哥哥的棺材劈头盖脸的砸晕了。
晕过去之前晴明想:不但不安慰我还不管好你老公,崽,阿爸对你很失望。
鬼使黑抱着弟弟目睹了跳跳哥哥行凶。
他表示,听起来就好疼。
三.
一个时辰后晴明揉着疼痛的脑袋慢慢从床铺上坐起。
好疼好委屈。
自己的式神居然敢打自己,还没人帮忙。
不禁又怪起源博雅来。
“砰”的一声,冒冒失失的源博雅推门而入。
“晴明!听说你被棺材砸了脑袋,没事儿吧?”
“没事,你看我好好的不是吗。”晴明取来外衫披在肩上,毕竟已经不是炎炎夏日了。
博雅盯着他,一言不发。
于是晴明也看着博雅。
沉默。
“博雅…”“晴明。”
“晴明,你听我说。”博雅按着晴明的双肩,有点脸红,但他还是鼓起勇气,“我不是不懂你之前说的那些话……只是,在你的一众式神面前,我实在是说不出口啊……”
如今两人独处,终于能将心意表白与他。
“晴明…博雅,心悦你。”
四.
晴明愣了好一阵子。
这什么情况?是不是铁树要开花了天上要下红雨了?还是太阳要从西边升起了?
博雅看他没回应,不禁有些失望。正要起身离开时却被晴明扯住了衣角。
然后被那人扑了个满怀。
博雅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,就感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着自己的下巴。
……原来传言是真的啊。
“博雅……”晴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,“这样的我,你也可以接受么?”
博雅顺着他披散下来的长发,声音里满满的全是温柔:“不管晴明到底是人是妖,我要的只是晴明啊。”
fin.

小剧场:
因为跳跳哥哥当着扛把子草总的面殴打阴阳师,作为他挚(lao)友(po)的脸狐被罚去代替纸片人扫地一个月,因为没管好跳哥。
跳哥则被脸狐罚两个月睡棺材。

有话说:ooc算我,算我。

评论(4)

热度(29)